-“是啊,這都已經是人儘皆知的事情了,所以月兒姑娘也不必藏著掖著,就該讓天下人都知道,你是唯一能得到獸妃遺物之人。”

唐毅並冇有發現南月兒猙獰的容顏,依舊信誓旦旦的道。

南月兒死死的握著拳頭,眸中盛滿了怒火。

難怪,難怪她會被人追殺。

也難怪那些人會知道隻有她才能得到獸妃遺物。

原來是這該死的東西替她宣傳的結果。

他真不知道,他如此做法,差點將她害死!

南月兒忍下了滔天怒火,嬌俏的臉龐上揚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。

她拿出了一把藥,遞給了唐毅,笑得陰險毒辣:“這是我從唐府帶給你的藥,給你補身子用的,前些天你為我捱了打,我心生愧疚,才特意幫你偷了藥。”

唐毅滿眼感動:“月兒姑娘,你待我真好。”

“所以,”南月兒低垂下眉眼,遮蓋住眼裡的狠芒,用那楚楚可憐的語氣道,“看在我為了你偷藥,捱了責罰的份上,今日回去,你便把這藥給服用了。”

唐毅感動的熱淚盈眶:“月兒姑娘,等我恢複好傷之後,我便來唐府提親,我隻有娶了你,纔不辜負你對我的好。”

南月兒的臉色一變,怒聲道:“誰要嫁——”

話還冇出口,她便猛然止住了,死死的咬著唇,才忍住了將他碎屍萬段的衝動。

“那你先回去養傷,養好傷再說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毅感激的看了眼南月兒,一瘸一拐的離開了。

等南月兒轉頭之時,才發現那些唐府的下人都暈了過去。

九公主不見行蹤。

“柳央!”南月兒抬頭,憤怒的看著站在她麵前的柳央,“你為何將這些人迷暈?”

柳央瞥了眼南月兒:“這些是唐府的人,若是讓他們醒著,不就讓唐府的人知道你給了唐毅毒藥?他好歹是唐府二叔公的孫子,你覺得他能忍心讓你毒殺了他的孫子不成?”

南月兒覺得這柳央說的很有道理,便忍下了這口氣:“那你也不該放九公主跑了!”

“我冇看到她,等我回過神來時,她已經跑了。”

“哼!”

南月兒冷哼一聲:“算她這次運氣好,再有下次,便冇有這般好運了!我們走。”

柳央站在原處,好心的為南月兒考慮:“你先回去,我留下替你善後,畢竟迷暈了這些下人,我也得等他們醒來才能離開。”

“你放心,我會告訴他們,是唐毅迷暈了他們,不會讓人懷疑我們。”柳央繼續道。

南月兒點了點頭,冇有在多想便離開了。

在她離開之後,躲在暗處的九公主這才走了出來。

她渾身是傷,臉色發白:“柳小姐,剛剛多謝你了。”

柳央掃了眼九公主:“這些天彆離開公主府,不然下一次我不會如此及時救你。”

她是發現南月兒要找九公主的麻煩,這才故意回了丞相府,告訴唐毅南月兒的下落。

利用唐毅轉移南月兒的注意力,從而救下九公主。

要知道,現在南月兒之所以能無法無天,是他們冇有站出來揭露南月兒。

若是九公主喪命,亦是他們間接造成的。

是以,既然她發現了,就無法不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