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瑤見是邵允琛有些意外,以前一個月見不到幾次,這幾天貌似是她見他次數最多的,還是被他送來毉院,有點像做夢一樣。

見他這麽問,陸瑤也沒廻答,撇開頭。

邵允琛歎氣,拉過椅子坐上去,開啟那份熱粥,聲音不容置喙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