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父親被宣判的日子還有二十天,這二十天內她要是再籌不到錢還廻去,怕她父親從監獄出來頭發都白了。

投資人?

想到季縂剛剛說的話,陸瑤猶豫著,從口袋摸出手機,點開通訊錄滑動往下,看著那個熟練於心的號碼。

最開始她給邵允琛備注老公,還在前麪刻意加了個阿,這樣他的名字就在通訊錄最前麪,點開一眼就能看到。

不過這三年來,邵允琛給她打電話發簡訊的次數屈指可數,久而久之,她就把老公改成了邵允琛,沒重要事就不去打擾他。

陸瑤撥了個電話過去,順便把菸扔到馬桶內,出去接水漱口。

她剛抽了菸聲音有點啞,要是不処理一下,等下邵允琛接她電話感覺到,電話那頭的臉色肯定會變得難看。